Arzack

特摄/JOJO/圣斗士/死神/佐野岳世界第一可爱!/康纳是心头宝/DC我可以磕一辈子/

就算是天才物理学家也会有想一个人静静的时候

龙我x战兔

自娱自乐的产物,趁着第五集还没放我来开点脑洞。

是我个人理想中的龙兔相处状态,但不是官方的

两个人都是小孩子脾气。



“你是浮士德那边的一员吗?”

“我就是浮士德。”

…………

桐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来的了,他现在坐在河堤边,像个失恋的高中女生一样,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进了圈起的小空间里。如果有路过的人可能会以为他是被女朋友抛弃的可怜的人,半夜哪也不想去坐在这里吹冷风。但实际上,他只是有些困了。
天气已经转凉,但河堤上还是有不少蚊子,桐生觉得,把自己抱起来也可以少被蚊子咬些,于是又紧了紧双手,把自己抱的更严实。

待到发热的脑袋冷静了下来,桐生开始慢慢回忆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好像就是无法接受现实跑出来了而已,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真是谢天谢地太好了!天才物理学家松了口气,慢慢抬起头,因为太困而干涩的眼睛频繁的眨动着,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万丈的脸。

……幻觉吗?

桐生眯起了眼睛仔细向前看去,期待着能看到夜晚漆黑的水面,然而现实是万丈果然就在他正前方,正半跪着把头伸过来,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干什么啊???”

桐生被下了一跳,他手脚并用的退了一大步,和万丈拉开了距离。桐生觉得他们的姿势很容易被其他人当成是正在交往的小情侣的!不是他不愿意和万丈被人当做情侣,而是……好吧……其实就是不想被当成情侣吧

“什么干什么?你自顾自的跑出来大家都很担心的知不知的啊!”万丈换了口气,收回了前倾的身子,小声的嘀咕着“我就想看看你哭没哭…”

“……太糟糕了。”

桐生抓了抓头发,对于万丈这样的想法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为什么会觉得刚刚的自己在哭啊?万丈是笨蛋吧?桐生觉得这家伙脑回路长这样是他一辈子都无法解出来答案的超难题目,不光这辈子不可能,下辈子也不可能了。以至于他连解释都懒得解释,干脆手臂一张,向后仰躺在了带着点点水汽的草地上。

万丈拉着桐生的腿摇了摇,发现桐生完全不理他之后,便起身走到桐生身旁,转了两圈之后用脚踢了踢桐生的腿,示意他收回半边手。

桐生瞥了一眼这个烦人的家伙,好看的眉毛皱到了一起,干脆翻了个身换做侧躺,头枕在手臂上,背对着万丈。小草戳着桐生的脸有些痒,他用没被压住的手擦了擦,但手划过草尖时又带起些水珠,于是本来干净的脸上便越擦越湿。

“你果然是哭了吧?”

桐生听着声音一回头,万丈还是那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蹲在他身后伸着脖子看着他。桐生只觉得头疼地厉害,不想和对方交流的想法促使他抱住头,向着万丈相反的方向滚了开去。

“喂!”万丈龙我蹲在原地,无法理解物理学家的苦恼和排解苦恼的方式。

…………

“桐生你相信老板说的话吗?”

“不知道…”

万丈和桐生并排躺在草地上,两个人看着星星,思考着不同的事情。万丈满脑子都是老板回答的那句“我就是浮士德”,他想不明白老板是怎么和浮士德扯上关系的,他只能想到桐生比较聪明,于是他想问问他的同伴。至于桐生脑袋里全是乱七八糟的公式这就是万丈不知道的事情了。

“我不知道老板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意义,一年前是他对什么都不记得的我说,‘成为假面骑士吧’而我也这么做了,如今他又说他是浮士德。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他真是浮士德,为什么不一开始解决掉我,或者不让我成为假面骑士?这样他们不就没有敌人了吗?我想不明白……”

乱糟糟的公式在桐生脑袋里乱撞,完全找不到其中的关系,没有关联的式子无法推算出下一步,没有关联的线索也无法串在一起得出结论。桐生把围巾往脸上一盖,发出像小孩子耍赖一样的咕噜声。

万丈听的有些懵,桐生说了那么一大堆他真正听进去的只有两句——老板让他成为假面骑士,于是他成为了假面骑士。于是他只能从他听懂的地方去安慰桐生,毕竟让他就这么躺在旁边“呜哇呜哇”的喊着也不是个事啊。

“桐生,你是因为想去帮助别人而成为build的吧?你不是也说过,只要能帮助到别人,你就会发自真心的笑出来,即使别人看不到吗?”

万丈有些激动,他坐了起来看向躺在一旁的桐生,没有因为桐生不给予回应就停下来。

“你不是还在自己的过去与build之间做出选择了吗?你毅然决然选择的build你不记得了吗?还有啊……”万丈深吸一口气“你不是说,如果计较回报的话,就不能称之为英雄了吗?所以振作起来啊,成为build是你自己的选择吧?不是谁让你当的,而是你自己想成为才成为的不是吗!”

桐生吹了口气,围巾被吹的掀起了一个角,没了围巾遮盖的唇和下巴有些凉,他摸上盖在脸上的围巾,重新把自己整张脸盖的严严实实。

“你说的没错啊。”

桐生用手指压着两侧,防止说话时围巾又被吹跑,但就让他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清爽,万丈花了点时间才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确实我是因为自己的意愿成为build的,但是这不是我主要烦恼的地方啊。”

“……哈?”万丈傻眼了

“我烦恼的是老板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以及他究竟想做什么。”

桐生屈起手指,让被冻得有些凉的手指贴在脸上汲取热量,脸上柔软温暖的触感让桐生不由自主的揉了两下。

“你干嘛像只兔子一样的揉脸啊?”

桐生觉得他不能再和龙我呆下去了。

物理学家刷的一下从草地上坐起来,脸上的围巾滑了下去挂在了脖子上。翘起的头发上粘着些草屑,但本人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一件严肃的看向万丈。

“说起来万丈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问了问老板你平时都去哪,然后我顺着找过来的。”

“我没去平时会去的地方啊!”

“我感觉你应该在这里啦!”

“……太糟糕了。”

信奉科学的天才物理学家此时不得不承认万丈所谓的第六感真的很灵,无论是一次就选出了best match的瓶子,还是上次把武器投掷了出去,还是这次找到自己。都是靠着万丈所谓的第六感,真的很不可思议。

“万丈,你凭着你的感觉说一说,老板他是在骗我们吗?”

“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啊?!这不是第六感能猜到的事情吧?!”

“啊啊!糟糕透了!”

桐生再次回到了一开始的样子,把头埋的更紧,万丈丝毫不怀疑要是有大号的纸箱的话,完全可以把桐生打包装进去,而这个家伙会乖乖呆在箱子里,直到有人去把箱子打开。明明只是一个薄薄的纸板箱,但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出来的,至少现在不会。

想到这里的万丈突然想去打开这个盒子。

他突然想起一个著名的理论——盒子里的猫,在没打开时他的状态是半死半活的,只有打开的一瞬间时才会确定究竟是怎样的状态。而现在的他就像盒子外的人,不知道桐生的真正想法,于是他想去打开这个盒子,去看看桐生究竟在想什么。

然而万丈的想法和这个著名的理论没有什么关系,但他只是想到了这个,并这么去做了。

抱歉了物理学家们。

万丈拉住了桐生的肩膀,在对方偏过头露出大半张脸时,凭着格斗家的运动神经,在桐生还没反应过来时,快速的亲了一下对方露出来的唇。

一切发生的太快,桐生真的没有反应过来,突然翘起的呆毛把黏在上面的草屑甩飞,他的眼睛直直的瞪着前方,那本该是万丈好好坐着和他说话的地方。所以当他看到万丈的脸重新变得清明,不再是模糊一片时,他再一次抱着头向一边滚了开去。

万丈这次追了上去,他按住物理学家不让他再像个小孩子一样滚走,却因为重心不稳一下子压倒在了桐生身上。

桐生认命的躺在了草地上,今天已经让他够了累,实在没有更多的精力再去和万丈玩你追我跑的游戏。他拍打着万丈的背,让他赶紧从自己身上起来。

“桐生你,不要再这样消沉下去了。丢失的记忆,事情的真相我都会帮你找回来的,我一定会帮你,所以啊,振作起来吧。”

压在身上的大型犬并没有动,反而说出了一串像是八点档的告白语句。桐生只好抵着他的肩膀,想把万丈推开,而大型犬变成了树袋熊,紧紧抱着桐生的腰,根本不撒手。凭桐生的臂力,根本推不开。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会振作起来的你快从我身上下去吧!”

“这样就好了嘛!”

得到了希望中的承诺的万丈利索的放开了桐生的腰,站了起来,拍着身上的草屑,还不忘伸出手把桐生也从草地上拉了起来。两个人像是刚打完架,各自拍着衣服上裤子上的水珠草屑。

“喂,桐生。”

“嗯?”

“我可以再亲你一下吗?”

“……”

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万丈便假装对方答应了自己,他主动缩近了距离。而桐生没有退后,于是万丈放心的吻了上去。

夜晚在河边谈心的两人,唇都有些凉。






“回去吧”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