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zack

特摄/JOJO/圣斗士/死神/佐野岳世界第一可爱!/康纳是心头宝/DC我可以磕一辈子/

【640000/60x52】不稳定情绪 上

水仙月活动!

上一棒:@何谢

下一棒@老古@叶砸

我大概是最能拖水平最差的一个orz,我就不该乱加肉。。。果然交不上了。

这篇应该是24号文,看时间相差不大大家假装一下我是在24号发的。。。

大概是一个52被60拉进禅意花园这样那样的事。

汉克有提及,不过是个活在回忆里的老父亲。

为什么是52是因为这篇是想借用谷导玩出来的康纳异常汉克自杀线来写的,老汉走的那晚真是虐的我肝疼。

私设较多,可能引起不适,谨慎观看。

下篇开车,我去研究石墨怎么用。











——————————————————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进门对着的墙边横放了一张床,右边在窗户下是一张小圆桌子旁边有一个椅子和一张沙发,两者都以精准的角度对着房间的正中央。进门左边有一个矮柜,上面放着两张照片和一瓶新鲜的花。房间里除了这些最基本的家具外,就只有角落里一些狗狗用的东西,来宣示着这间房间还是有人在住的。60就站在房间的正中央,他抬起手对着面前的康纳比出一个开枪的姿势,随着他的指尖上移,康纳看到他的口型是一个明显的“bang”。这可以当做的赤裸裸的挑衅,但康纳没有回应他的理由。60的身影在康纳眨眼的一瞬间从原地消失,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这样的情况康纳将他归之于幻觉。

 

人类的幻觉产生有多种多样的原因,而仿生人或许就要简单上许多,可能只是数据出了问题,或者不小心中了病毒,错误的图像处理,将之前看过的东西强行贴到了眼前。

 

康纳已经看见了太多次的60,无论是空无一人的房间,还是人声鼎沸的广场,又或者是路边的某个长椅。60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行动之后又消失。康纳曾经询问过与他同行的马库斯、赛门和诺斯,他们都表示看不到除了康纳以外的其他RK800在附近,即使在康纳眼中,60正握着一把枪抵在他的脉搏调节器上,相似的面容勾勒出一个极具玩味的笑容后从眼前消失。

 

即使知道这只是影像,无法对他本身造成任何威胁,但康纳还是忍不住红了圈。

 

午后的阳光在地板上铺出两个不大不小四边形块,sumo从沙发边站起来,慢慢走到散发着热量的四边形块里,转了两圈又再度躺下。两只前爪搭在一起,像是给自己做了个枕头,

再次回到他无人知晓的梦里。

 

康纳蹲下给sumo顺了顺毛,大型犬的毛发已经没有了光泽,摸起来的手感也大不如前。康纳已经做了所有他能做的,但sumo还是不停的向前走着,离他的终点越来越近。

 

康纳忍不住设想着如果汉克还在的话,他一定会为sumo准备一个像样告别仪式,会有纪念的花束,也会有小小的墓碑,汉克一定会为他准备好所有。想到这里,康纳回忆起了他成为了异常仿生人的那天晚上,他预感到了什么,他走进汉克家里试图进行劝说,即使他刚刚觉醒,却也能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压抑的气氛。

 

康纳第一次如此希望自己的社交模组能再先进一点,这样他就能说点什么留住汉克。他还有很多话没说出口,他还想为之前的一些事道歉,但是一切都没有机会了。

 

其实,康纳不太明白汉克为什么会自杀,如果是为了死去的柯尔,那他更应该活下去,为了已经逝去的人他应该更加珍惜生活,但是······

 

康纳摇了摇头,他最后轻轻抚摸了一下sumo的头顶,他不能总想这些,他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革命刚成功不久,想要更加稳定的未来的话,马库斯他们必须抓紧机会尽快与政府交涉,以达到最好的结果。而康纳也作为耶利哥的代表,去与政府谈判。

 

“未来会变的更好地,对吧sumo?”

 

大型犬似乎听到了康纳的问题,他睁开眼睛,伸舌头舔了舔他的手。而60就在这时,又再一次毫无预兆的出现,他站在康纳旁边,俯视着与他有着同样相貌的仿生人,眼神充满了不屑。他俯下身似乎是想一掌将康纳推翻,但他只是慢慢翻转手掌,将掌心贴在了已经逐步适应他的出现的仿生人的脸上。他带着康纳绝对不会露出的危险的笑容,开口一字一句的说到【你没有未来可言。】

 

即使没有声音,只看唇语康纳也知道60说的是什么,他保持着被60摸上脸颊的姿势,额角的LED缓慢的闪着黄光。他从来没有理会过60所做的所有动作,唯独这一次,他做出了回应“你什么都不知道。”

 

突然间,康纳只觉得大量信息向他涌来,庞大的数据处理使他开始不停的眨眼睛,待到数据风暴平息,康纳却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回到了禅意花园,他的身边有一个小台子,上面放着喷水壶与一把剪刀,旁边是阿曼达一直在照料着的玫瑰篱笆。这不是个好地方,康纳开始观察着四周,寻找着可能在这的阿曼达的身影。他需要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用找了。这里没有阿曼达,她早就抛弃我们了。”

 

一模一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康纳转过身,他终于再一次见到了有着实体的60。还是那身模控生命的制服,深色的领带规规矩矩的系在脖子上。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康纳想不明白,60应该已经死了。他们交换了身体,60代替他在破破烂烂的52号身体里消失。而他得到了新的机体,带着所有的记忆,继续活了下去。

 

“这是我的身体,康纳。你不会以为你在转移时我什么都没做吧?太天真了,你本不该犯这样的错误。”

 

60踱着步,他在绕着康纳走了一圈,经过台子时,他拿起了那把修建玫瑰用的剪刀。

 

“你知道吗康纳,要把你拉进来有多么不容易。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

 

危险的话语似乎在预示则什么,康纳的目光始终锁定在60身上,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60举起剪刀向他刺来时失了手。堪堪躲过60的进攻,却被逼到了死路,夹在台子与篱笆之间,面对60的攻击避无可避。他的右手被钉在台上,身体被60掐住脖子紧紧抵在了篱笆上。那些玫瑰就像是真的一样,在仿生人机体的挤压下落下带着不均匀折痕的花瓣。

 

“你这么做没有意义!”在颈部受到挤压的情况下康纳很难发声,但他还是努力的张口说到“就算你在这里将我报废,你也无法重新控制你的身体,你只是残留的数据而已!”康纳的颈部还在持续的受到压力,皮肤层已经退去,露出纯白的机体。而60却没有丝毫要放开的意思,他的另只手用力扯开康纳的衬衣,按上那无论是对人类还是仿生人来说都十分脆弱的腹部。

 

“我并不是想重新夺回身体康纳,我只是对你好奇。”

 

康纳感觉到他的脉搏调节器的位置有些许偏离,他用还能动的左手去阻止60拔出脉搏调节器的动作。

 

“我看过你的记忆,说实话汉克的死一点也不令我惊讶。我看到你一步一步的将那个可怜的老警察逼上死路,亏你现在还把他当做父亲一般在怀念着——”

 

“不!”

 

康纳猛地挣扎了一下,突然爆发的力量把60推得退后了几步。来不及等待系统调整好呼吸,连忙握住插在自己右手上的剪刀,想把它拔出来。但他还是慢了一步,60冲上来,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时抽走了他的脉搏调节器。

 

所有的力量连带着被一起剥夺,眼前亮起的巨大红色弹窗上是停机的倒计时,康纳感觉到能量的流失,他再也控制不住双手,剪刀从手中滑落。


TBC

评论

热度(8)